2014/05/22

【うたプリ】魚肚白和半月和我和你【嶺藍嶺】

其實我明明比較喜歡藍嶺啊………(遠目
雖然這篇要當成藍嶺也無不可但不得不承認我寫的時候腦中是當成嶺藍在對待……
大概後半比較帶有藍嶺的意識?
唉算了我也不懂我自己啦…………………





「吶アイアイ、你覺得明天會下雨嗎?」沉默之中坐在床沿的嶺二望著窗外發白的天空輕輕吐出這句話。

「根據現在的氣象情報,到週日都會是晴天。」藍停頓了一下又說。「而且就現在的濕度而言,至少到中午之前是不會下雨的吧。」

「嗯我不是在問這個啦。」

「…は?」

「我是想問說、就アイアイ的『感覺』來講,你覺得明天會不會下雨呢?」說完之後嶺二又笑笑地接著:啊不對其實應該說是今天吧哈哈哈天都要亮了啊。

「明明知道我沒有感覺還要這樣問?」

藍說這句話時的表情和平常一樣無機,沒有寂寞或者哀傷。就只是個疑問句。
和嶺二吻他的時候一樣。沒有喜悅沒有激情、沒有寂寞沒有哀傷。就只是個吻。



『是嶺二在接吻的時候表情太多了吧。』藍曾經如是說。『まあ不過我也沒有那麼多跟接吻有關的數據就是了。嶺二這樣是一般的嗎?』

『不是喔。』嶺二笑著、抬起臉來看著藍。『是哥哥我、本來就比較多愁善感一點喔。』

『あっそ』
然後藍又說了。『抽到了極端的樣本看來是不能納入資料庫使用呢。』

『役に立たなくてめんごめんご~』

『既然是特例的話、一般人在接吻的時候其實是不太會哭的?』藍纖細的手撫上了嶺二的臉頰。
『那嶺二也不要哭了好嗎?』



為什麼會想起以前的事呢。「……或許就是因為知道アイアイ是沒有感覺的、才更想這樣問吧。」

「是嗎?」

「如果是我的話,我覺得明天下雨比較好喔。這樣海邊的外景就會取消、就可以放假了~」

「講得出這種話虧你是個大人啊。」

「れいちゃん已經好久都沒有休息了!れいちゃん想要休息!」

「跟我在一起不就是在休息嗎?」

嶺二有點驚訝地看向藍。藍仍然只是一副陳述事實的表情。

哈哈是啊,是事實沒錯。「說得也是呢。」嶺二轉過身把臉埋進了藍的肩,對方也順勢將手環上他的背脊。

「如果嶺二的『感覺』是希望下雨的話,那我也希望下雨吧。」

「哈哈アイアイ也想要休息嗎?」

「明明知道不可能但還是許下願望,很像『人』會做的事不是嗎。」
「如果我的程式能修正到更像一般的人、嶺二會開心嗎?」

「さぁ…我也不知道呢。」嶺二想了想。「但是現在的アイアイ已經讓我很開心了喔。」

「あっそ」

「嗯。所以果然明天下不下雨都沒什麼差啦。」

「何その結論。」

「気にしない気にしない~」



我是都在寫什麼(爆氣
如果會畫漫畫的話該有多好(遠目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