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2/02

【APH】兩面

不到一千字的突發





任何一種情感都會帶出正面與負面的影響。其正面為愛,其負面則為恨。
或者說,愛情就是互相傷害。
但他並不想傷害她,他真的不想。

最後一次看到她是很久以前的事了,菊還記得。
她往前走向滿身是傷卻帶著勝利笑容的耀,回頭看了跪倒在地的他一眼,只那麼一眼。
灣臉上的表情太過複雜令他難以解讀,那是菊從來不曾看過的。
或許那是疑惑。對她要去的未來疑惑,對她丟棄的過去疑惑,對現下三人之間的關係疑惑。
但那又如何呢?她不過也只看了他一眼。
腳上阿爾留下的傷很痛很痛,但此刻,更痛的是心。

菊知道的。她也不想傷害他,她真的不想。
即使他們在最初和最後都留下了深深刀痕。

再見到灣時她是孤身一人,儼然是離家出走小孩的氣勢。
臉上未乾的血痕淚痕他不忍再看,毅然決然轉身向耀,那曾經被他們稱做大哥的耀。
同為島國的菊清楚自己該是投靠有力的那方,所以他無法伸出手拉住灣。
「耀哥哥變了。」灣頭也不抬,幾乎是自言自語的說道。在菊從耀家返回時擦肩而過的瞬間。
哭音。他聽得出來。而菊也知道那樣深沉的憎恨,是源於多麼深厚的愛。
灣對耀如是,而他自己對灣亦同。
只那麼一眼也好,他卻連那一點情感也不施捨給她。「我們都變了。」
柔和平靜如初的嗓音似櫻香氣四散,伴隨著花體一瓣瓣的龜裂。

他們不斷傷害著彼此,新仇舊恨如同潮水來來去去漲漲退退,即使隨時間淡去卻從不曾真正消失。
唯一能確定的是那情感比一切單純的喜歡或討厭都來的真實。
其負面為恨,而其正面,則是愛。
他們終究是相愛的。

「我才不回去呢!我自己也過得很好──」
「小ㄚ頭你懂什麼阿魯!!」
「嗚哇哇哇耀哥哥威脅我!!」
真是的一天到晚吵吵鬧鬧的……。菊有些頭疼的揉揉太陽穴,微歛的眼裡卻滿是笑意。
灣也真的長大了呢。
才這樣想,少女已經一蹦一跳的跑了來。「沒關係我還有菊哥哥!誰管你啊!」灣邊扮鬼臉邊躲進菊身後邊對著耀宣戰。看樣子剛剛的吵架是沒分出勝負。
菊輕笑。「明明還是小孩子啊。」

是的。恨意的海潮來來去去,雖然沖刷但也相對的堆積著愛,堆積成一片亮晃晃的沙灣。

對不起。曾經做了那麼多過份的事。不論是你對我或是我對你。
結疤的傷口還會痛嗎?
雖然未來充滿未知,但是至少在和平的現在──
不再是你陪著我或我伴著你了,而是我們一起。
走吧。



-FIN-





只是突發而已的首篇APH(抖
對菊灣有很多感嘆哪
畢竟自己是灣家人當然有很多情感很複雜

最後一段沒有指名誰
但我想這樣的情感雙方都有
但也永遠都不會說出口(笑
我無法想像菊的上司真的向灣家(或耀家)為過去的事道歉
所以囉,大家放在心裡就好

打這篇時聽的歌曲是元千歲的春のかたみ,某動畫片尾
但其實和本文沒有任何關係

刻意沒有在上面告知是菊灣,希望沒有雷到人(汗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