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2/02

【無雙大蛇】連れてって。

我懶得放去安全毯了,所以……

欠很久的無雙大蛇同人,雷三丕者慎入





不知道是第幾次這樣看著他的背影。
是啊。自從那個男人出現後一切都不再正常了,包括他自己。
為什麼總是想從後方這樣注視著?

「曹子桓,你不覺得這邊的地形應該要繞海路比較好嗎?要不要告訴妲己?」一手拿著地圖一手扶著下巴,三成轉過身來。「……喂、你有沒有在──」
「你去跟妲己說就好。我這邊還要忙。」眼一歛,曹丕繞過對方的視線走向擺著戰略圖的方桌。「欸你什麼意思啊動一下都不肯,唉呦真是夠了怎麼每次都是我去跟那隻狐狸精溝通啊……。」
他沒有回過身去看,但曹丕竟意外地確定,碎碎唸著遠去的三成是走向妲己所在的方向。
不過是耍耍嘴皮子啊,這個人說的和做的根本是兩回事。
想到這裡魏太子的嘴角淺淺地勾起了一抹笑。怎麼,好像很了解那傢伙一樣。

落在戰略圖上的眸子裡仍留有那刺眼背影的殘像。
不論是身上穿的紅色頭上戴的金色背上白底黑字的大一大万大吉或是那一頭光是存在就顯得強烈的褐髮,之於從小在魏國長大的曹丕而言,的確是太鮮豔。
那樣的色彩在魏軍中太過突兀,很礙眼。
但他又無法阻止自己去凝視。

「殿下,微臣特此來恭喜您恢復魏國大業。相信您的父親也會引以為傲的。」
「……仲達呀仲達,」視線默默的從作揖的司馬懿身上移開,或許是不耐、或許是不忍。「現在連你也不叫我的名字了。」也或許是一種空虛,面對那樣陌生的距離。
是啊,身為君臣,直呼名諱是逾矩的是不對的。
他是魏國的太子。他是父親的好兒子。他不會逾矩。
然而--

「欸、等等!殿下正在裡面接見司馬──」
突然一個怎麼看怎麼不像中國人的人抄著一把鐵扇磅的一聲甩開門進了來,無視身後數名盡力攔住他的守衛,就這樣大剌剌地插進一君一臣間約莫五公尺的距離。「喂、傳令兵說北方有些騷動,我看應該是妲己軍的殘黨,曹子桓你有什麼想法沒有?」
「…………。」
「……………………。」
司馬懿冷冰冰的鳳眼這才讓三成的天線接收到了不對勁。「…………呃、我是不是打擾──」
「沒有的事,我正好要送司馬太傅出去呢。來人哪。」不等司馬懿舉起手想再說什麼,曹丕別過臉時淡淡地笑了。「沒事了,你下去吧。」
而司馬懿望不見他的表情,也只好識相地再次低頭作揖。「……是、臣告退。」
「曹子桓,你跟那個司馬什麼的──感情不太好啊?」三成一愣一愣地看司馬懿的背影遠去,又歪著頭看向曹丕。然而後者仍是一副涼涼的神態。
「哼、無聊的傢伙。」
飄忽在窗櫺外的眸子彷彿從未為任何事物停駐過。
「君臣之間重要的不是感情那種東西。」

但三成並不是沒有察覺、那雙深色的瞳確實的駐足之所。
那視線總是徒勞的想要攫取些什麼,又想要傳達些什麼。
總是近乎於求救的、定睛於他的身後。
三成的身後。

「吶、三成,我們是永遠不會成為所謂的君臣的。」曹丕的輕喚將他從逐漸渺遠的思緒中拉回,幾乎是自言自語。

這樣很好。
他會永遠喚他做曹子桓。
一個快要被地位、名聲和時間給遺忘的名字。
不用去想是否逾矩。
這樣很好。

「我從以前就一直很想問你。」

「你所謂的霸道,是能讓大家笑著度日的東西嗎?」

「至少……」
三成難得地竟笑的有些無奈。

「你並不會笑啊。」

他本想刻意落在三成後頭,但那天他們步回主殿時,一群人中他倏地轉頭就走。
眼角餘光染著那抹無奈笑容令他受不了。
突兀。礙眼。該死的日本人。
為什麼要為短短幾句話難過?

關上房門,面對諾大空洞的寢間,他同時感到思緒被塞滿又抽離。
滿是大小傷痕的手撫上眼瞼的瞬間只覺得冰冷。
這就是他要的霸道嗎?

光線乍然流洩一地,印下一紙剪影,他身後的門再次開了又關。而他沒有出聲問來者何人。
連在戰場的生死關頭都不曾祈禱,此刻曹丕卻暗暗希望出現的是他。
但事實上,敢這般出現在這裡的除了石田三成也沒有第二人了。

「曹子桓。」
伴隨著聲音從後方襲上曹丕的是他的體溫。從手臂到胸膛的溫度,把他整個人結結實實地挎在懷裡。
「我不清楚天下蒼生的笑容、之於你是否有如之於我一般重要,」
棕色前髮搔著他的頸子,低嗓呢喃著淺語若絲纏繞在他耳邊。
「但我有多麼重視你的笑,絕對不是你、或其他任何人所能比擬的。」

當三成吻上他的時候,他第一次有終於抓住了什麼的感覺。
那不只是色彩、不只是背影。是手心裡真實的觸感。
他不自覺揪緊了三成的衣角,而後三成的手心覆上他的。
那手也同他一樣粗糙並傷痕累累,卻溫暖莫名。

「笑一個吧。」
三成輕嘆。若說什麼是世界上最彆扭的表達方式,曹子桓這肯定就是了。
冰冷纖瘦卻有力的指尖仍在他掌下微微發顫。
或許真是拉的太用力了。「吶、笑一個吧?」
「為了霸道也好、為了蒼生也好,或者你願意為了我。」
「哼。」前額抵著三成的右肩,曹丕猜想那傢伙現在的臉一定欠扁到不行。
「我是說真的,曹子桓。」

後來外面傳來召見有功之臣之類的嘈雜聲,三成離開房間前又一次地附上他耳畔。

「我喜歡你笑的樣子。」

那是他最後一次看三成的背影。
事實上他從不曾認為這樣的時空錯置能持續到永遠。
萬物有因必有果,他和這個世界、和三成的因果,終有走到盡頭的一天。
當下他一度很想拉住他,至少伸出手,即使拉不住也無所謂。
但曹丕終究只是看著他遠去,走向光裡。

請帶我走上你要走的方向。
請帶我走到你要去的地方。
怎樣都好、帶我走吧……。

隔天早晨曹丕回到了魏國,不是在異世界有大蛇有妖狐還打出一片天下的那個,是原原本本的魏國。
凜冽的空氣令他一睜眼就發現了不對,然而眩目晨曦和他腦中三成前晚的背影重合,不禁讓他有些錯亂。
太過燦爛。他又闔上眼。
後來,以及接著很久以後的後來,魏太子逐漸習慣了在初陽未昇、天空仍是一片灰濛時起床。

打開掌心依舊是一片空。
他也很清楚,不肯伸手的明明是自己。

五月十七日那天,魏國的皇帝做了一個夢。
那是一片遼闊無邊的草原。他一個人散步般漫無目的地走著。
直到看見似乎有誰站在小丘上遠眺著皓月,全身沐浴於星輝之中。

背對著他。
身上穿的紅色。頭上戴的金色。背上白底黑字的大一大万大吉。那一頭光是存在就顯得強烈的褐髮。
映在黑色瞳孔中太過鮮豔的色彩。
他從不想欺騙自己已經忘記,但那名字,他也的確放下好久了。

「三成啊。」
前額從身後倚上那人的肩,曹丕輕嘆。
他知道三成不是沒有察覺他走近,只是不打算出聲。像當年的他一樣。
「你很累啊,曹子桓?」
「哼。」聽出三成語裡的笑意,他低聲回敬。「給我閉嘴。」
夢境中的沉默難以估量長短,他只是靜靜享受晚風把三成的髮絲吹在他頰上。
「欸、你的霸道,完成了嗎?」沒有回頭,一句疑問也如風般清淡。
霸道啊。聽到這詞的曹丕笑了。「不然你以為我在累什麼?愚蠢。」
正說著這話他抬起頭來,恰好迎上三成轉過身來的一對眸。

「你總算笑了。」

他這才發現這是他首次真正注視三成的眼,而非背影。
一雙在此刻帶著點無奈、帶著點心疼,卻也帶著笑的眼睛。
從前的他總只是匆匆一瞥。

「笑一個才活的久,知道嗎?」嘆息一般的語氣和那天在主殿外的夕陽餘暉中相仿。好懷念。「就是因為這樣啊所以你才--」
「三成啊,和霸道或是蒼生毫無關聯。」

『我喜歡你笑的樣子。』

這一回他伸出了手拉住三成的。
「我是為了你而笑。」

曾經骾在喉頭的呼喊。
一度無力下垂的右手。
都沒關係了。

「帶我走吧。」
跟著那一向突兀又礙眼的色彩,他終於融進了他曾閃躲的朝陽光芒之中。

千百年以後,三成哪,你會在遙遠的東瀛出生成長、並遭遇時空扭曲吧。
在你的時間裡,千百年後我們再相識一次,好嗎?

日出時天空一片澄澈,無風,但他枕邊的白燭無預警的熄滅了。
五月十七日,魏國的皇帝做了一個夢。
從此,再也沒有醒來。



-FIN-









帶我走
作詞:青峰

每次我總一個人走 交叉路口 自己生活
這次你卻說帶我走 某個角落 就你和我

像土壤抓緊花的迷惑 像天空纏綿雨的洶湧
在你的身後 計算的步伐每個背影每個場景
都有 發過的夢

帶我走 到遙遠的以後
帶走我 一個人自轉的寂寞
帶我走 就算我的愛 你的自由都將成為泡沫
我不怕 帶我走

每次我總獨自遠走 抱持緘默 不皺眉頭
這次你卻說一起走 彼此溫柔 從此以後

像土壤抓緊花的迷惑 像天空纏綿雨的洶湧
在你的身後 計算的步伐每個背影每個場景
都有 發過的夢

帶我走 到遙遠的以後
帶走我 一個人自轉的寂寞
帶我走 就算我的愛 你的自由都將成為泡沫
我不怕 帶我走

白馬溜過漆黑盡頭 潮汐襲來浪花顫動
凝在海岸結成了墨
薔薇朝向草原氣球 郵差傳來一地彩虹
刻在心中拍打著脈搏

帶我走 到遙遠的以後
帶走我 一個人自轉的寂寞
帶我走 就算我的愛 你的自由都將成為泡沫
我不怕 帶我走

帶我走 就算我的愛 你的自由都將成為泡沫
帶我走



完成日期其實是八月三十一日的一篇文
還記得是八八水災時寫的(有興趣可以去看本家當時的日記,沒什麼意義就是了
吳阿佩拖很久抱歉OTL

總之這篇是我心中的三丕,嗯、就是這樣
起源是因為我想用「五月十七日那天,魏國的皇帝做了一個夢。」開頭,就寫在了筆記本上
結果並沒有用來當開頭
這種三丕吳佩不知道能不能接受就是了(搔頭
まぁ、反正這本來就不是賀文,只是為了我自己寫的

這篇文要配那首歌聽好像會比較有感覺

再次聲明我是一個沒有在玩無雙的人(正色
所以劇情內容有誤我不負責喔
我果然還是時空回復正常派的(太太那是什麼派?

三丕真是有夠悲的(只有你認為吧
但我還是很喜歡這篇文章
至少把我心目中的三丕表現出來了

以上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