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6/24

曙色

【銀魂|土三】





「欸欸你們知道嗎那家酒店新來的小姐!」
「我知道!就是有著一頭柔順黑髮的那個吧!哦我下次放假一定要去那裡玩玩~」
「我說你們哪最好還是小聲一點,在屯所裡聊這種事被副長聽到了可不是鬧著玩的──」
「啊、糟、我都忘了──」
「──不過山崎君,說不定那個女人正是副長喜歡的類型耶。」
「蛤啊?」
「總覺得,副長喜歡的就是那種大和撫子型的……」

一陣夏日難得的微風撫過,不僅帶來了涼意更將兩三間和室外的耳語也帶進了鬼之副長的耳裡。「……一群白癡。」有時間在這高談闊論酒店小姐的姿色,怎麼不去查查前幾天疑似有攘夷志士出現的情報?真的全都該給我去切腹。可是說實在的,比起掄起拳頭教訓下屬,這麼熱的天氣連土方自己都寧願躺在榻榻米上納涼。「啊啊好熱……」對了,不是有一句話叫心靜自然涼嗎?或許在這個連電扇都寥寥可數又充滿了一堆熱氣蒸騰的大男人的屯所裡這是唯一的可行的辦法吧。想到這裡,土方闔上了眼。






屋簷上的風鈴繼續若有似無地打著無節奏的拍子。
清脆的、沒有規則的、像是誰的笑聲。






一襲陰影罩上土方的面容,硬生生地將陽光隔開,刺眼感突然從眼瞼上消失的他覺得奇怪,睫毛微微顫動了幾下。
尚未適應的眼睛仍然模糊,只見對方細細的蜜色髮絲因為背後的陽光而更顯得耀眼。
那是一雙直直望進他眼底的栗梅色眸子。

「……?」
「啊、十四郎先生,吵醒你了嗎?」雖然馬上把兩人之間的距離拉了開來,她還是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不過本來就是近藤先生要我來叫你起來的喔。他說練習場不是睡覺的地方,而且在這種地方睡很容易感冒的。」
……那為什麼要在練習場的門簷上掛風鈴?這種東西也太輕易就能讓人在練劍中途休息的時候睡著了吧喂!土方在心中不禁吐槽。「……我知道了。」
三葉看著他一邊抓頭一邊坐起身的模樣又笑了。「不論十四郎先生平時的表情有多嚴肅,睡熟的時候還是像個小孩一樣呢。」
「……是這樣嗎?」
「是啊。但話說回來,自然而然說出這種話的我真的好像個老媽子一樣。」本來落在土方身上的視線轉而朝向蒼空,土方驚訝的發現那清秀的側臉竟然讓他感到難過。「有時候啊也會被小總嫌囉唆。每天都忙著燒飯理家、又沒有讀什麼書,像我這樣的女人以後不會有人要吧。」

或許只是在發牢騷而已。雖然這樣想,土方還是花了一番不小的力氣才抑制住自己想上前抓住她手腕的衝動。這麼一想,平時都是他或是總悟在對她抱怨東抱怨西,卻從來沒聽過三葉對於整天料理無聊繁瑣的家務有什麼怨言。

語畢。面對土方的沉默,三葉只是轉頭輕笑。「嘿嘿,會說這樣的話果然已經是老媽子了哪。」
「世界上才沒有像妳這麼會抱怨的母親,她們都把苦全部吞進肚子裡的。」
「……說的也是。」雖然不是認識多年,但土方可以清楚分辨三葉的笑是甜是苦。很清楚。「也就是說,連做個代理的母親都不夠格、是嗎……。果然我還是──」

「妳只是一個普通的女孩子罷了。」
如果那樸實卻明亮的笑容能夠一直是甜的就好了。他真心地如此想著。
「所以,有什麼想說的就說出來吧。」沒有發現自己臉上刷過的緋紅,他頓了一頓又接道:「換我聽妳發發牢騷也不是不行啊。」

她帶著圓睜的大眼驚訝地回過頭時,紮成馬尾的淡色褐髮在陽光下彷彿舞動著,土方幾乎無法阻止自己把視線盯在她身上。
然後三葉又笑了。



做什麼都好、說什麼都好,那天的笑他願意用一切去換取任何機會使之永駐。
風鈴一般的笑聲。清脆的、沒有規則的,總是關心他更教會他如何關心別人的笑聲。






「謝謝你,十四郎先生。」
已經是紅霞漫天的時分,小路上的剪影是扛著竹刀和菜籃的長髮少年以及其身旁的少女。
「這個?我說過是近藤告訴我要進行提重物的訓練啦,雖然只是幾根蘿蔔──」本來很有把握在夕陽下即使紅了臉也不會被發現的土方,在瞥見三葉打趣的笑容後質疑了。「──對了,今天下午妳來道場叫我的時候,後面那句話不是近藤說的、是妳加上的吧?」
「咦?」見三葉眼裡仍盈滿笑意,土方懷疑她的疑問句根本就是明知故問。真是的這傢伙就這點和總悟最像──。但就在正覺得被捉弄的同時,他竟也紅霞輝映中看出了三葉的粉頰染上了一層方才沒有的紅暈。土方很肯定那和漸沉的落日一點關係也沒有。
「就是……『在練習場睡覺很容易感冒』什麼的──那一句。」不想因臉紅而把本來就很高的體溫再上升幾度,他索性把眼睛直盯著小路的盡頭。「近藤老大不是那種纖細到會為身體著想的人──不管是別人的還是自己的。」
「哈哈、真不愧是十四郎先生呢。可是就算現在這麼熱,在空蕩蕩的木頭地板上睡還是相當容易感冒的喔。畢竟夏天大家都會疏於防範。」
「不是有人說只有笨蛋才會在夏天感冒?」等等、這樣說豈不是把自己當成笨蛋了嗎?好想吐槽自己啊……。

此時原本落後土方半步的三葉突然三步併兩步的跑到了前面停下,背對著他開口。
「我倒是認為,說這句話的人哪,一定是不希望對自己而言重要的人生病,卻又不知道該怎麼叮嚀,最後只好用這樣彆扭的方式傳達他的心意吧?」



她轉過身時的笑容、是土方從未看過的。說話的語氣也是。
「無論是那個人還是我,想傳達的,都是同一件事。」

比夕陽、晚霞或者他們任何一人頰上的顏色更加橙紅。
比一切他曾感知過的溫度都來的有實感。
夏季流動的空氣依舊燥熱,他仍一廂情願的覺得、
好溫暖。

這就是所謂的曙色吧。黎明的天空般、淺淺的黃紅色。



「今天真的很謝謝你,十四郎先生。」
笑聲又響,好似下午在道場上迴盪的鈴音。清脆的、沒有規則的。
「這次可不是因為菜籃喔。」

於是土方突然理解到,三葉那如此溫暖的笑,是屬於他一個人的。
只有他才能體會、並擁有的笑容。
即使是映在自己鐵紺色的瞳孔中,那抹紅更不減反增。
他這才發現世界上竟然有像劍一般讓他如此執著的事。



三葉……。






屋簷上的風鈴繼續若有似無地打著無節奏的拍子。
清脆的、沒有規則的、像是誰的笑聲。






一襲陰影罩上土方的面容,硬生生地將陽光隔開,刺眼感突然從眼瞼上消失的他覺得奇怪,睫毛微微顫動了幾下。
尚未適應的眼睛仍然模糊,只見對方細細的蜜色髮絲因為背後的陽光而更顯得耀眼。
那是一雙直直望進他眼底的栗梅色眸子。

「……三──?」
「土方先生,你這混帳如果再擅自夢到別人的姐姐我一定把你轟下地獄。」沖田的語調一如往常的平淡,手卻反常的沒有拔刀或拿火箭筒的動作,只是一屁股坐上土方身旁的塌塌米。「今天太熱就算了。實在不想浪費我所剩無幾的生命值在讓人不爽的傢伙身上。」
「──總悟你這小鬼給我閉嘴。」



又一陣微風,來自屯所另一端那些隊士們的耳語不知何時已止住了,剩下細碎的叮鈴響聲灑落一地的沉默。

和室內迴盪的鈴音和那遙遠的笑聲逐漸合而為一,反覆在土方耳畔繚繞。
他知道沖田想必也聽見了。清脆的、沒有規則的。



鐵紺色和栗梅色不約而同地望向同一方向的天空。
江戶的天空很髒,但兩人眼眸反射出的卻是武州那一片勿忘草色的穹蒼。
他們凝視的、相同的人,或許就在那裡。






她留給每一個人的笑總是不同,不曉得總悟現在看見的是什麼?
至於土方自己,他很確定──

那是一抹不曾消失的紅,一抹隨著時間流逝不減反增的紅。
是的。至今仍讓他如此執著。









-FIN-



呃、不好意思這是本人第一篇銀他媽同人,獻醜了
打從看了動畫的三葉篇以後就一直很想寫,結果因為種種原因拖到現在(汗)
然後三葉篇詳細的感想請見本家如果我有打的話

篇名最後決定是「曙色」啊……在寫這篇的過程中,用了些日本的傳統色名
前陣子被S●NY超高級HD的廣告給吸引(只記得當時看到了若草色、金樣色)
因此也小做了點研究
雖然各個網站給的顏色定義也有微妙的差異就是(汗)
不過那些傳統和色啊、光是名字就好美
讓人有極大的想像空間哪--(笑)

今次用到的有「曙色」、「鐵紺色」、「栗梅色」、「勿忘草色」

沖田姊弟的眼睛顏色本來是打赭色
因為我本來就一直用赭色來形容啦
不過土方的灰藍色都找了和色替換赭色不換好像很怪
試了很多種顏色還找出動畫截圖來比對(爆)
結果最適合的是栗梅色,猶豫很久最後還是捨棄的是赤錆色
其他後補還有煉瓦色、鳶色、紅鳶等等  (註:和色的名稱並不是全部都以「色」字作結)
另外有些考慮過但不同網頁間差異太大的顏色就放棄了

鐵紺色、個人是覺得光是字面上就很有土方的味道
而且在哪裡看到的都差不多,所以馬上就決定了
(是說栗梅色想最久啦)

勿忘草色簡單來說就是淺藍色(→喂)
各種淺藍色說要形容天空的話其實是哪一種都可以
只是喜歡勿忘草的意象所以選擇這顏色
有點懷念的感覺吧

標題的曙色,是我所認知的三葉姊姊的顏色
如同文中所說:「黎明的天空般、淺淺的黃紅色。」
可說像是不太紅又帶點橘的粉紅色
三葉給人的感覺沒有紅強烈,卻又比橘溫暖
因此選了柔和的曙色
她對土方和沖田而言也的確是黎明一般的存在吧

……好啦講顏色就用掉一堆篇幅是怎樣(pia飛)
寫到笨蛋才會在夏天感冒的那一段時,突然覺得三葉姊姊的這種思維真是個怪人哪
後來又想起寫這種台詞的人不是我嗎,所以奇怪的其實是我……OTL
不過就算撇開味覺不談,三葉還是個怪人吧(笑)
一般人不會認為那樣是幸福的結局的

總之我好喜歡三葉
也好喜歡土方好喜歡沖田
這就是為什麼有這篇文哪(笑)

關於土三我還有一篇有點想打--不過很難說啊
我很怕寫到太狗血OTL

總之先到這裡
有時間(最好是今晚)還要補上動畫三葉篇感想
以上,感謝收看






……這裡終於有一個月份是有兩篇以上的文章了!(感動)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