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7/16

轉身

【網王|鳳冥】





不知道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
只要他轉過身,長太郎一定都在那裡。
無論是打球或是慢跑甚至只是一起回家。
那頭銀髮和溫柔的笑容,就在轉身就能看見的地方。


* * *


「呃──跡部景吾、忍足侑士、向日岳人、芥川慈郎,還有那個叫什麼來著……」
翻著一張張照片,他低聲默背大家的名字,想在他們部活結束來探望他前全部記下。「啊、對了,樺地崇弘。」

他的名字是冥戶亮,應該是。
一個因為車禍而失去記憶的少年。連自己的名字都是家人告訴他的。
雖然失憶但他並不孤單,網球部的朋友們幾乎每天都會來看他,順便帶來幾張照片,好讓他慢慢去記得大家,也期望他能從中回想起什麼。

然而,他唯一記得的,竟是另外一個名字──
「鳳長太郎……」

是誰?

能問的人都問了,沒有任何人能給他答案。
家人也好朋友也好連醫生都問過了,不是搖頭否認就是轉移話題。
但是有一次,在大家都出了病房後,他聽到門外那個叫日吉的學弟在哭。

鳳長太郎、是誰?


* * *


「雖然傷勢並不重,但媽媽覺得還是待在醫院多觀察一下比較好……」
已經不知道是第幾次聽到這樣的說法,冥戶只能接受。
他其實很想回家或去學校看看,看能不能想起有關「鳳長太郎」更多的線索。
他們說他以前打的是單打。他也很想再握握網球拍,或許能找回以前的感覺。

明明有很多方法可以刺激他去回憶,但大家都只要他乖乖留在病房休息就好。
是直覺吧,有時候他覺得,身邊的親友根本不希望自己的記憶恢復。
冥戶很清楚大家會這麼做一定是為他好。但、

為什麼呢?
是因為鳳長太郎?

「……忍足、」在靛色髮絲消失在門後前一秒,冥戶叫住他。
「啊啦啦,真難得你會叫我呢。」忍足笑的很微妙,回身進了病房順手帶起房門。「怎麼、有什麼事嗎?」

不大清楚為什麼要挑這個看起來城府很深的人問,或許是自己內心深處很信賴他吧。

所以冥戶開口。「鳳長太郎、」
忍足輕顫,但動作之輕微不在冥戶可發現的範圍內。
「他到底是誰?是家人?是死黨?是競爭對手?為什麼我對這個名字會──」
「真不愧是那位以固執聞名的冥戶亮啊……。」忍足刻意搖了搖頭。「這不是之前就問過也回答過了嗎?」

「今天不一樣,忍足。我想聽的是實話。」
冥戶深色的眸子定定地望進他眼裡,既深邃乾淨卻又無比堅定。

好吧忍足苦笑。我投降。「雖然我很想說一些『有些事情還是不要想起來對你比較好』之類的大道理,」唉呀被冥戶白了一眼哪。他心想。

因為是比家人、死黨或競爭對手都更加重要的存在啊。

「不過你不是那麼脆弱的人、對吧?」


* * *


「喂喂、大半夜的就這樣直接出去沒關係嗎?」
「這裡是我家的醫院,我說什麼他們也不敢說不是。」

正當冥戶才發現現在開始懷疑忍足的人品已經太遲的時候,忍足已經領他到了一個一片漆黑的公園。「公園?為什麼要來公──」
「你等一下就知道了。」
再往內部走去,不對、這不只是公園。
是網球場。

他愣在場邊,看著陌生卻又熟悉莫名的球場。突然手中被塞進了一把球拍。
「忍足?」
此刻忍足的神情很複雜,幾乎可以說是難過混雜鮮少在這人臉上出現的害怕。

「去吧。」
加上最後看向冥戶時、眼底滿滿的抱歉。

「鳳在等你。」


* * *


球場很大,但他毫無原因的就站上了某個位置,彷彿理所當然。
還沒來得及理清頭緒,一個聲音伴隨著發球的清脆碰撞聲便無預警地從背後響起。

『一‧球‧入‧魂!』

等等、那是誰的聲音?

『冥戶學長,你沒事吧?』
『我終於練成了!謝謝冥戶學長!』
『咦?可是冥戶學長──』
『冥戶學長,不要放棄……』
『冥、冥戶學長其實我喜歡你!』
『我相信冥戶學長。』
『冥戶學長?』
『冥戶學長……』

冰帝、關東大賽、雙打、重砲發球、銀髮少年、溫柔的笑容──
──長太郎?

『冥戶學長危險啊──!』

很亮、很黃的貨車大燈染上少年的一頭銀髮和潔白的制服襯衫。
黃色緊接著是紅色,最後冥戶的記憶裡眼前只剩一片黑。

喀噠一聲球拍自手中落地。


* * *


「一‧球‧入‧魂!」
最後一記漂亮的重砲發球結束了這場比賽。
場上的選手微笑。是啊,他苦練了多少年才練出來的重砲發球……。
仰頭往觀眾席的方向望去,一名清麗的女子拉著懷中幼兒的手正向他揮著呢──妻子和兩歲大的女兒。他又笑了。

然後無視於所有的歡呼與吶喊、所有的鮮花與熱淚,他轉過身。
像個少年般咧嘴一笑,還緊握著球拍的右手小小比了個勝利手勢。

那頭銀髮和那溫柔的笑容就在那裡。
在轉身就能看見的地方。




-FIN-



這是懷舊系列的首篇,我也不知道接下來會打幾篇(汗)
嗯……連還會不會放舊作都是一個謎了

原文的日期是06年一月底,少說也有兩年半啦
本來只是想把舊作的精選(?)打一打讓這裡東西多一點
因為真的太喜歡這篇轉身了,結果全部重寫
但其實連細節部份都沒什麼改,只是文筆的差別而已
當年不管寫什麼都寫的很短,敘述之草率現在看了想翻桌啊(爆)

雖然那時超愛寫悲文的我寫了一堆有人死的老梗
現在回頭看,最愛的還是這篇
不管是情節還是發展還是收尾我都很喜歡
至於死法可說是相當的普通(?)
跟原文相比修改最多的是和忍足的對話
唉呀,這段我也好喜歡(笑)

順帶一提,冰帝是唯一一所所有角色我都有一定程度喜歡的學校(某43不算在內!)
能寫到日吉小若好開心~這也是原文沒有的(笑)

會喜歡這篇大概是因為它沒有什麼大悲大慟大哭大喊
換言之就是和那些灑狗血的悲文有所不同
而且舊作裡只有這一篇,能清楚看見被留下來的人仍勇敢往前走
即使偶爾還是會轉身(笑)
有點像是happy ending吧、雖然也不全然如此
人生中無論有多少挫折,最後能引導到幸福才是最重要的

我想、這篇的冥戶學長和長太郎最後都是很幸福的

看來看去被我寫的最難過的是忍足啦!(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