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5/25

所謂眼淚

【落亂|山田親子向】

##ReadMore##



「父親大人!」
望著黑夜中漸行漸遠的身影,男孩忍不住邁開了腳步要追上去。「父親大人!」
誰知草鞋的鞋帶沒有綁緊,唰的一絆男孩便硬生生地跌坐在路中央。
然而男人的背影沒有回頭,只是消失在夜色裡。
男孩勉強撐起身子。看不到、已經看不到父親了。但他仍用力望向小路的盡頭,甚至沒發現擦破皮的膝蓋滲出血水。

滴答。男孩哭了。

「利吉?」貌美的婦人從小屋內走出來,看見坐在地上的兒子,不禁淡淡地笑了。「不是早跟你說過了嗎?你父親他啊是個大忙人,沒有什麼時間待在家裡的──」
「可、可是父親大人明明答應過我、他說今年一定會回來過年的!怎麼可以臨時接到任務就……」說到這裡男孩又哽咽了,下半句話只隱沒在斷斷續續的抽泣聲中。
是啊,從小到大,他究竟有幾個除夕是和父親一起過的?
此時母親彎下身子,彷彿從地上撿起了什麼握在手心裡,遞到男孩眼前。「利吉你瞧,這是什麼?」
在母親掌心中的是一顆玻璃珠。但這和男孩曾經看過的、那些有顏色或有花紋的都不一樣,就只是一顆透明純粹的玻璃珠。
「好漂亮……」男孩的目光一瞬間便被吸引住,連眼淚都暫時停止了動作。「這不是玻璃珠嗎?」
「不是喔,」只見母親搖了搖頭。

「這是利吉的眼淚。」

男孩不解。「我的眼淚?」
「男孩子的每一滴眼淚都是很珍貴的喔,如果讓它掉到地上,就會變成像這樣子的玻璃珠。」母親笑著摸摸他的頭。「像你父親那樣厲害的忍者啊,都十分清楚眼淚的價值,所以不會輕易地就讓眼淚跑出來──利吉不也覺得白白浪費掉這些玻璃珠很可惜嗎?」

他若有所思地接過母親手中的玻璃珠,握得好緊好緊。


* * *


「啊、是利吉先生!」陽光和煦的午後,他遠遠的就看到了正在門口掃地的事務員向他熱情揮手。
「好久不見了呢,小松田君。」
「就是啊,利吉先生最近也很忙吧?難得來一趟忍術學園,該不會又是來叫山田教官回家的?」小松田打趣地說道,一邊把從衣襟裡側掏出的板子遞上前。「不過無論如何,還是請你先在登記簿上簽名喔!」
利吉也一樣笑著,但卻搖了搖頭。「不了,我今天沒有要進去的打算。」
手還直直地舉在半空中,小松田一愣。
於是利吉從口袋裡拿出了某樣東西置於他的手掌上。「麻煩你把這個轉交給我父親。」
「給山田教──哇啊好漂亮!」小松田凝視著掌中的玻璃珠忍不住驚嘆。「這是玻璃珠吧!可是這麼透明還真是少見呢──利吉先生這是?」
「我小的時候母親大人這麼告訴我,說這是我的眼淚。」見小松田一臉的疑惑,利吉繼續說。「她說眼淚是很珍貴的,不可以浪費……說來也真可笑,當時的我竟然就這樣相信了,還老把它當護身符似的帶在身邊。」
「那為什麼要交給山田教官?」

利吉轉過身來,邈遠的眼神望向藍天,停頓了好一會兒才再次開口。
「因為我不想再哭了。」

這一次,我把我的眼淚全部交給你──。
──父親啊。


* * *


不知道為什麼要挑今天去忍術學園,是不是因為晚上要參加一場合戰的關係?

戰場上的兵荒馬亂彷彿被風吹散,漸漸聽不到也看不到了,只剩下圍繞著自己的濃厚血腥味仍揮之不去。
滴答滴答。左腹流出的鮮血滲出指縫,沿著指尖一滴一滴落上草地。

父親大人、這樣的我可以算是好忍者了嗎?
我到最後、都沒有哭喔……。

滴答。


* * *


眼睛還沒睜開卻先聞到了空氣中的藥草香,那是一種很令人安心的味道。

「我們要去探望利吉大哥啦!」
「教官~讓我們進去嘛~」
「統統給我安靜──!這麼吵會吵醒利吉的你們知不知道啊!」
「咦~可是土井教官也很吵啊!」

利吉笑了。一部分是因為那些忍蛋們一點都沒變,另一部份則是他剛剛才想起、自己竟然還活著。
隨著喜姆的鐘聲響起,醫務室外孩子們的嘈雜一個個地遠去了。取而代之的是一陣快速接近的腳步聲,紙門被拉了開來。「啊!利吉先生你醒啦?」
小松田開心地湊到床舖邊。「真是太好了!忍術學園上上下下都好擔心你呢!」
「我也只不過是運氣好而已。」利吉苦笑。「當時我已經痛到幾乎失去意識,連自己是怎麼走回來的都不知道……」

「咦?利吉先生你不知道嗎?」

小松田圓滾滾的大眼映著利吉,聽到下一句話的瞬間他覺得自己的心好像被手裡劍射中一樣疼痛。

「是山田教官帶你回來的。」


* * *


夜已深沉,利吉闔著一雙眼仍毫無睡意。

『那──父親大人他人呢?』嘴上是這麼問,其實他打從心底害怕知道答案。如果父親真的出現在自己眼前,他又該如何面對?
『嗯、山田教官啊,』小松田歪了歪頭。『他一個星期前就出差去了喔。老實說他昨晚突然帶著利吉大哥回來我們都嚇了好大一跳呢。』

最後這段對話結束在小松田的一句「等傷好點了要記得來找我補簽登記簿喔~」。接下來外面偶有一陣陣想要探望他的忍蛋們的聲音,也都被新野教官給擋了下來。利吉就這樣獨自待在醫務室裡,直到日頭西下月亮升起,他的思緒依然像戰場上射出的箭矢一般紊亂不清。他開始回憶起和父親相處的點點滴滴:父親大人第一次教他拿手裡劍、父親大人難得一次陪他過的生日、小時候父親大人牽著他的手,低聲喚他的名字──

「利吉。」

記憶和現實瞬間連結。同樣的字句同樣的語氣,唯一能讓利吉辨別兩者的、是父親明顯比當年沙啞的嗓音。
──父親啊。

山田教官無聲無息地在床舖邊坐下,那是一個月光照不到的角落。
「父親大人、」利吉真慶幸自己看不到父親此刻的表情。「真的十分對不起您。出任務失敗也就算了,居然還要讓父親大人來救我……我實在是太不爭氣了。」

山田教官沒有接話,利吉也跟著噤聲。

「……利吉,」隔了好久才出現的父親的聲音,彷彿壓抑著什麼。「這個──要還給你。」
一陣月光般的冰涼刺上手心,他看見手中的玻璃珠靜靜地折著光。
「父親大人?」

突然,父親傷痕累累的大手撫上他的前額。
掌心的溫度是如此溫暖如此真實,利吉第一次覺得和父親大人竟是這麼的接近。

「比起做一個優秀的忍者,我更希望你在我面前,只要做個兒子就夠了,所以──」

什麼都不用說了,只要這一句話便已足夠。

「想哭的話,就哭出來吧。」

是啊,父親大人就在這裡。
再也不是遙遠的背影。
──父親啊。

滴答。




-FIN-



這篇實際的寫作時間是從07年的十一月六日到十七日,但是今天才打上電腦
算是我第一篇落亂的同人文吧
其他的都是些雜碎(汗)

整篇故事的起頭嘛--沒錯就是那顆玻璃珠(笑)
這裡不想放照片所以就等我放在本家好了
話說回來這真的是個拖了很久換了很多人的梗啊
嗯、到最後變成山田親子也是我意料之外的事(笑)
不過這篇個人而言是相當喜歡的呢
山田親子搞不好真的是最適合這個故事的組合也說不定
(其他就不得而知了,因為只有這一版有好好寫完)
最慶幸的就是還好寫到最後沒有很老梗(爆)

是說山田一家三口實在是相當辛苦吶(嘆)
山田親子給我的感覺大概就是這樣吧
這次能寫到漂亮的山田媽媽很開心
還有我好喜歡元氣小松田&元氣一年甲班!
應該沒有人會覺得這篇有利小松吧?沒有沒有喔
堅持這篇是純親子、沒錯

最後結論是、我覺得哭出來很重要(笑)

以上,感謝你看到這裡~